06
2021

公司债券持有人有权就登记于受托管理人名下的担保物行使担保物权
——甲信托公司诉乙公司等公司债券交易纠纷案 裁判要旨 债券发行人未按约支付到期利息,触发《募集说明书》中提前到期条款约定的,债券持有人有权要求发行人提前履行还本付息义务,并要求发行人赔偿债券到期后因不...
私募基金有限合伙对赌协议不违反法律规定的应认定有效
——甲财富公司诉乙影视集团、赵某勇、陈某美其他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私募基金有限合伙企业份额转让及差额补足对赌协议在对赌主体、内容及履行方式等方面符合法律规定及合伙协议约定,无私募管理人承诺收益等违反...
欠缺融物属性的融资租赁合同应根据实质认定其法律性质
——甲融资租赁公司与乙置业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融资租赁是融资与融物的结合,如果缺失“融物”要素,则不成其为融资租赁。如租赁物所有权未从出卖人处移转至出租人,应认定该类融资租赁合同没有融物属...
商业三者险免责事由中“驶离现场”应综合认定
——甲公交公司诉乙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商业三者险项下“驾驶员事发后未依法采取措施离开事故现场”这一免责事由的成立,须具备驾驶员应当知晓事故发生、应当知晓事故发生与自身驾驶行...
同一标的物上浮动抵押与质押竞存时应按公示在先原则确定顺位
——甲银行与乙银行、第三人丙公司物权确认纠纷案 裁判要旨 认定完成登记的浮动抵押与质押的优先受偿顺位时,应当按照登记(或完成质物的转移占有等其他物权公示方式)在先原则确定。浮动抵押权自抵押合同生效时设...
司法应审慎介入私募资管产品管理人作出的专业判断
——张某与甲资管公司金融委托理财合同案 裁判要旨 私募资管产品管理人应根据资管产品合同约定,恪守诚实信用、全面履行审慎管理的义务。在私募资管产品管理人根据自身专业判断作出的运作措施不违反合同约定、法律...
符合收养实质要件的养父母可认定为保险身故受益人
——王某某等诉甲保险公司意外伤害保险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涉案人身保险合同的被保险人系养女,但未与收养人即两原告在民政部门办理正式收养关系登记。保单中约定被保险人的身故受益人为继承法规定的法定继承人。...
证券虚假陈述投资者损失可以“多因子量化模型”核定
——许某鑫等诉甲上市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 裁判要旨 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中,上市公司举证证明投资者的部分或全部损失是由与虚假陈述无关的其他因素造成的前提下,对于确定相关风险因素分别对原告损失造成...
贷款机构未披露实际利率不得据此收取利息
——田某、周某诉甲信托公司金融借款纠纷案 裁判要旨 贷款机构负有明确披露贷款实际利率的义务,若以格式条款约定利率,还应采取合理方式提请借款人注意,并按照借款人的要求予以说明。若因贷款机关未明确披露导致...
金融信托律师:信托公司在通道类业务中仍应尽到合理注意义务
——吴某与甲信托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裁判要旨 在被动管理型信托业务中,信托公司虽主要依据信托合同约定履行相应义务,但其在以自身名义独立从事信托管理事务时,仍应尽到合理注意义务。信托公司作为专业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