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司法智库 » 商标侵权中惩罚性赔偿适用条件的司法审查

商标侵权中惩罚性赔偿适用条件的司法审查

发布日期:2020-06-03

浏览:303次

编者按

本案系根据《商标法》规定适用惩罚性赔偿的典型案件, 《商标法》规定,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根据权利人实际损失、侵权人侵权获利、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合理倍数所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本案审理法院认定商标侵权人行为符合惩罚性赔偿关于“恶意”和“情节严重”的适用要件,多方考虑最终确定赔偿金额,体现了人民法院为保护知识产权,加大惩罚性赔偿适用力度,在适用条件审查和赔偿基数确定上的探索。

平衡身体公司诉永康一恋运动器材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裁判要旨

1.商标侵权人作出停止侵权的承诺后仍继续侵权的,属于恶意明显;侵权商品经由多种渠道销售,且存在质量问题的,属于情节严重,可适用《商标法》规定的“惩罚性赔偿”,以赔偿基数的三倍确定赔偿额。

2.赔偿基数可根据侵权商品销售量与侵权商品单位利润的乘积计算。侵权商品销售量可根据侵权人的商品宣传内容确定,侵权商品单位利润可参考同类产品酌情确定。

案情

原告平衡身体公司系1993年8月注册于美利坚合众国加利福尼亚州,主要从事运动器材的生产销售、健身课程的推广。原告系第17787572号“MOTR”商标的注册人,核定使用于第28类“锻炼身体肌肉器械、体操器械、手动操作的健身器材(锻炼身体器械)、用于瑜伽和体育健身活动的弹力带”等商品,有效期自2016年10月14日至2026年10月13日。原告曾派员参加2006年北京国际健身大会,“MOTR”健身器材及健身项目的相关信息亦常见于微信、搜狐网、《长江商报》、《新快报》等媒体宣传报道。

2017年11月11日,原告代理人至被告永康一恋公司的工厂,购买普拉提滚筒产品三个、取得领(付)款凭证一张、名片两张、产品手册三本。领(付)款凭证上领款人为“永康一恋运动器材有限公司”。滚筒的手柄处标有“MOTR”标识,拉伸带的两端连接处标有“E”和“MOTR”标识,产品手册的封面标有“MOTR”标识,光盘中的培训视频多处出现“MOTR”标识和原告公司名称。2017年12月29日,原告公证取证被告经营的“永康一恋普拉提”微信商城,最热产品之一是“Motr移动的普拉提床”。客服在2017年10月6日至12月9日期间,多次在朋友圈发文推销标有“MOTR”标识的普拉提滚筒产品。2018年3月15日,被告参加2018第五届中国(上海)国际健身、康体休闲展览会“一恋运动器材有限公司”。被告的展位内摆放多种健身器材,其中包含一个筒身为灰色、顶端为草绿色的普拉提滚筒产品,产品顶端的手柄等处标有“MOTR”标识。被告曾在2012年因侵犯原告知识产权与原告签订了和解协议。

原告平衡身体公司(BALANCED BODY INC.)提出诉讼请求:被告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且存在重复侵权的情形,故应该适用惩罚性赔偿。请求法院判令被告停止侵权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和维权合理开支共300万元。

被告永康一恋公司辩称:被告未侵权,无须承担赔偿责任。“MOTR”标识系涉案普拉提滚筒产品的通用名称。涉案商标为“movement on the roller”的英文首字母缩写,中文含义为“在滚轮上的运动”,不具有显著性。原告在国内未以盈利为目的而使用涉案商标,涉案商标无法与原告之间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被告公司经营规模小,接触涉案商标的时间短,不存在大量生产、销售的行为。

审判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6日作出(2018)沪0115民初53351号民事判决:永康一恋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实施侵害原告平衡身体公司(BALANCED BODY INC.)第17787572号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 永康一恋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平衡身体公司(BALANCED BODY INC.)经济损失和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300万元。

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主要是:

一、被控侵权行为是否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二、相关民事责任和赔偿数额的确定。

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被告使用的“MOTR”商标与原告的涉案商标标识完全相同,且商品类别与原告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相同。被告对“MOTR”标识的使用行为属于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注册商标相同的标识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被告辩称“MOTR”标识为涉案产品的通用名称,却未提供任何证据予以证实。涉案“MOTR”商标为臆造词,其本身作为商标具有较强的显著性,且经过原告及其合作商家的持续使用和广泛宣传,已经能与原告之间建立唯一对应的关系,故对被告上述抗辩理由,法院不予采纳。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被告既已侵犯了原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理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原告要求被告停止实施侵权行为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合理费用系为维权支出的开支,金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关于经济损失。原告主张以“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来计算赔偿数额,具体公式为“侵权获利=产品销售量×(产品单价-产品成本)”被告对此不予认可,但并未就赔偿数额的计算提出自己的依据及方法。法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认可原告所主张的计算公式,并根据已查明之事实逐一确定上述公式中各项参数的具体数值,最终确定侵权获利数额。原告主张适用惩罚性赔偿标准,按照非法获益金额的三倍确定被告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法院认为,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原告的该请求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予支持。

具体理由如下:

第一,被告使用的侵权标识与原告的权利商标标识完全相同,且二者使用于相同产品上,产品的款式、颜色、商标的标识位置等几乎完全相同,此种全面摹仿原告商标及产品的行为足见被告侵犯原告商标权、攀附原告商誉的意图十分明显。

第二,被告早在2011年已因出口西班牙的产品涉嫌侵权而被原告发函警告,在原告多次沟通之后,被告最终签署和解协议,承诺今后不会从事任何可能侵犯或妨碍原告所拥有的知识产权的活动,但时隔几年之后,被告再次被发现生产销售侵犯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产品。被告此种不信守承诺、无视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是对诚实信用原则的违背,侵权恶意极其严重。

第三,被告在2016年的销售总额已达800余万元,本案中被告通过微信商城、微信朋友圈、工厂、展览会等线上、线下多种渠道进行侵权产品的推广和销售,产品被售往厦门等省市,可见被告的生产经营规模较大、产品销售渠道多、涉及地域范围广,侵权行为影响较大。第四,被告的侵权行为不仅造成市场混淆,而且侵权产品还存在脱胶的质量问题,会使得消费者误购并误认为原告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会给原告的商业信誉带来负面评价,侵权后果较为严重。

综上,法院认为,被告的主观恶意明显、侵权情节严重,应加大对被告的惩罚力度,故在本案中确定三倍的惩罚性赔偿比例。上述确定的侵权获利金额的三倍已超过300万元,鉴于原告在本案中主张包含合理支出在内总计300万元的损害赔偿金额,因此对其主张予以全额支持。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六项、第二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二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十七条

【案例索引】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法官 袁田
一审案号: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8)沪0115民初53351号民事判决书
一审合议庭组成人员: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宫晓艳、邵勋、姜广瑞
编写人: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  宫晓艳

本文出自 大理寺刑辩中心 ,原文链接:https://www.91lvshi.cn/202006/231.html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九民纪要实施后股权让与担保的适用及裁判标准

九民纪要实施后股权让与担保的适用及裁判标准

前言 在学说及实践中渐渐发展成熟的让与担保制度,曾一度被冠以“一种卑劣的担保手段”的头衔,但由于具备融资灵活 …

2020-06-04

商业诋毁构成要件研究 ——兼评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1条

商业诋毁构成要件研究 ——兼评新《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1条

编者按 商业诋毁条款在反不正当竞争法中一直以“简明性”特征呈现,新法中该条款在主体要素、行为模式、观念形态以 …

2020-06-04

如何理解六部委关于规范信贷融资收费的通知

如何理解六部委关于规范信贷融资收费的通知

前言 在第三方助贷加担保业务刚兴起的时候,活跃的金融市场缺乏虽必要的监管,却出现极度的繁荣景象,不少SP在这 …

2020-06-02

疫情期间“假医用口罩”刑事责任的 判定标准

疫情期间“假医用口罩”刑事责任的 判定标准

自新冠病毒在全国蔓延以来,各地口罩陆续“告急”,随即催生众多售卖“假医用口罩”的违法商贩。“假医用口罩”不具有防 …

2020-04-16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13328020789

在线咨询

[email protected]

在线咨询